本站域名不定期更换,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文章 > 都市言情 > 馨芳园岁月
 馨芳园经理办公室,王馨芳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转椅上,旁边站着刘敏。办公
桌对面,坐着她们今天的『贵客』,一个流里流气的中年人,他是这一片有名的
小混混儿——马五。

  「王老板,我还有点事儿要单独谈谈。」

  「小敏,你先去前边照应一下,顺便把门带上。」

  刘敏走出去了,马五看着她的背影咽了一口唾沫。

  「是这样,在您这一片儿,有什么事,我马五都罩得住。可是,要论咱们整
个H市,不瞒您说,我们还有个大头头儿,姓孙,叫孙强,我们都叫强哥……」
跟这个流氓打交道几年了,还是第一次听他叫自己『您』,他到底想干什么?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王馨芳一脸严肃地盯着马五。

  「是这样的,强哥,对你们上次的『特殊服务』很感兴趣,他觉得可以跟您
合作合作……」听了这话,王馨芳心头一惊,她本以为那件事已经过去了,看来
并不是这样。

  「强哥觉得,这个服务很有创意,可是如果用在餐厅好像不太合适。如果能
开个……开个……哦……对了,夜总会,应该能做得很好啊!」那时,夜总会在
国内还是新生事物,在H市更是从没有过的东西。所以,即使是马五这种混混,
一般也是靠强奸良家妇女或是去找暗娼发泄欲火。夜总会?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但是,这个孙强常年游走于香港和珠三角地区,对此见得多了。他很想效仿
港粤那些成功案例,在H市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除了定期来收收钱以外,他
一般不会在H市这种小地方待着,需要有人帮他打理生意。显而易见,马五这类
地痞流氓,做生意的事可不能交给他们。

  这次听马五说到他收保护费的经历,孙强立刻就对王馨芳产生了兴趣。这个
女人是会做生意的,而且这个创意就连我也没想到啊!要是能拉她一起干,嗯,
一定能成!

  可是,王馨芳对此并不感兴趣,「我就想干好自己这个餐厅,其他的我没有
兴趣;你们收多少钱我一分不差你的,但其他的事嘛,咱们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好。」

  「您看,我们强哥就知道,您可能不了解合作的好处。他准备了一份材料,
您先看看再说。」,马五虽然谄媚但却不怀好意地笑着,递上一个文件夹。

  王馨芳接过来,没好气地打开了,打算装着应付一下就赶紧把这个瘟神打发
走,可是当她打开文件夹以后,就再也合不上了。

  这是一本相册,她的一对儿女的相册。

  王馨芳20出头就结婚了,婚后生了一双儿女。女儿王立娜,今年18岁;
儿子王立峰,今年16岁。在王馨芳40岁这一年,她老公因为有外遇跟她离婚
了,她一气之下把两个孩子都改了随母姓,现在他们都在省里的寄宿学校里念高
中。

  但照片上的这对姐弟并不是学生打扮。

  一组照片的场景里,立娜化着浓妆,目光迷离,头发披散,全身一丝不挂,
像狗一样趴跪在地上,两边的乳头和阴唇上各挂着一个吊坠,肛门里塞着一个玻
璃塞子。立峰的裤子被脱掉了,他正把已经勃起了的生殖器塞进姐姐的嘴里。

  另一组照片里,立娜全身赤裸,四仰八叉地躺在一张桌子上,立峰的生殖器
顶在她的肛门边。在照片里,还有两只手在玩弄立娜的乳房,一只手在抠玩她的
肚脐,另一只手则捏住她的阴蒂,向下拉得老长。

  王馨芳看不下去了,她怒目瞪着马五,好像随时都会爆发。

  马五并不着急,他清楚地知道,对面这个女人其实是没有任何资本敢跟自己
发怒的。

  「你看,强哥了解了情况之后,就先去省里拜访了一下贵小姐和公子。只要
你肯跟我们合作,我们会照顾好他们的,说不定将来会送他们去香港或是海外念
书呢……」

  「当然,你看到的这些,他们只是摆摆样子,如果必要的话,我们也许会让
他们实际做点什么。哦,或者,让立峰尝尝姐姐这个洞的味道……」,他伸手指
指照片上立娜的阴道。

  马五又指了指立娜乳房上的两只手,「这两只手是强哥的,嘿嘿,姑娘今年
16了吧,他说姑娘发育得挺好的……」

  「别说了!」,王馨芳大声地打断了马五,可是声音马上又变小了,「我听
你们的……」

  是的,她并没有第二个选项。

  「您看,这不还是成了吗?」马五得意地笑了,「那我给强哥打个电话通报
下吧,您这个电话能拨广州吗?」王馨芳默默地点了下头。

  「喂,强哥吗?我是小五啊。」,马五直接开的免提,他并不在意王馨芳会
听到些什么,「我跟王老板已经谈妥了啊,她也在电话边听着呢,您跟她说两句
吧?」

  「哦,好啊好啊,王老板啊,我是孙强啊,多谢你了啊……」孙强带着广东
口音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兴奋,「王老板什么时候方便来我这里,我们可以把合作
协议签了,联系小五就好,他会带你来的啊……」

  王馨芳一句话也不说。于是电话那头接着说到,「那个,您来的时候,我们
可以顺便拍几张宣传照片啊……请王老板穿性感一点的内衣好吧?黑色蕾丝胸罩
配黑色丁字裤怎么样啊?最好剃一下逼毛,屁眼周围也洗一下吧。」

  这些话让马五也觉得有点尴尬,「嗯,强哥啊!」,他犹豫着还是打断了对
方,「这个交给我好了,我会办妥的。」

  「哦,那好,那就这样,王老板你有事可以跟小五联系哈,拜拜……」电话
挂断了。

  「他什么意思?」

  「唔,您千万别介意,我们强哥跟您一样,也是有想法的人。」

  「放屁!我跟他是一路人吗?!」

  跟馨芳园打交道几年了,马五还是第一次听见王馨芳爆粗口,也吃了一惊。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

  「我是想说,强哥这人有很多奇怪的想法,有时我们底下的人也不明白,反
正你就照办就没错了……其实这些他之前也都跟我说过了,回头我带您去办就行
了……」

  马五开门走了。

  刘敏赶紧进来问,「芳姐,怎么了,我听屋里吵得很大声?」

  「没事。」,王馨芳漫不经心地回答,拿起手包就走了,留下一脸迷惑的刘
敏。

  刘敏只知道,芳姐第二天就病了,住进了市妇产科中心医院,要做手术。

  「芳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是不是那天让他们给……」刘敏听晓
兰说,那天她离开以后,他们又在王馨芳身上玩了很多新花样。

  「没事,都是小手术。」王馨芳看着窗外,不去和刘敏有眼神交流。是的,
的确只是一些小手术,是孙强要她做的乳头降色和阴道紧缩手术。

  妇科整形手术在当时中国的普通群众中是闻所未闻的事物。在H市,即使是
专门的妇产科医院也没有这方面的专业医生。孙强从香港请了专门的医生飞到H
市,又托关系搞到当地医院的设备和场地。

  之所以在这上面要下血本,因为孙强听马五介绍过,「奶挺大的,就是奶头
儿都黑了……那老逼看着就不想操,松得很,拳头的插得进去。」。

  「那可不行,要是老板素质这么差,客人会倒胃口的……」他沉吟道。

  术后出院没几天,马五又给她送来一盘讲刮阴毛和灌肠的录像带,托人带话
说,「因为后天强哥要见你,要是逼上还有毛,或者是屁眼儿里还有屎,强哥会
发火的。」

  临走时,马五还交给王馨芳一身内衣裤,「去时穿这身……」

  两天以后,王馨芳按照马五说的,早上大便以后,给自己浣肠了三四次,直
到从肛门里流出来的水清澈透明了为止。她换上那身奇怪的黑色内衣,胸罩与其
说是胸罩,不如说是胸托,上面根本什么都挡不住,刚刚做过降色手术的褐色乳
头就露在了外面;而内裤基本就是几根带子,前面倒是有块三角布,但却是透明
的,如果阴毛没有被剃光,一定会露出来的,她想。

  她还是像往常一样,穿上衬衫和灰色的西装套裙和黑色的高跟鞋,化了妆。

  九点钟,马五到了。他们一起坐上一辆丰田海狮面包车,向郊区驶去。

  路上,马五突然掀起她的裙子,扒开内裤,去看她光溜溜的阴户,连阴唇和
肛门边缘的褶皱都翻开仔细检查。

  「你这是干吗?!」王馨芳用力反抗,要把他的手拿开,但只是徒劳。

  「例行检查,看看准备得如何。」马五平静地说,又把两个手指插进她的肛
门,拔出来之后放到鼻子边闻闻。当他没有闻到任何异味时,满意地点点头。

  当时的汽车大多没有隐私玻璃,车里发生的事情都是一览无余的。王馨芳似
乎觉得旁边公交车上的人正在观赏他们的表演,这么一想,下身居然湿了,她赶
紧把衣服整理好,用裙子盖住下身。

  这是一片新建的住宅,每一户都有三层加地下室,带车库,H市能买得起这
里房子的人屈指可数。所以多数房子要么是空着,要么是卖给像孙强这样的外地
有钱人。

  室内的装修即使在当时看来也算不上豪华,因为孙强毕竟不常来H市这种小
地方。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乱讲排场不是他的风格。

  但另一方面,屋里却来回穿梭着十几个佣人,按当时的说法,应该叫『家庭
服务员』。这里有厨娘,也有端茶倒水的和整理起居的姑娘;有的已经是五十岁
开外的阿姨了,也有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姑娘。

  这都是马五从H市的家政人才市场临时招来的,从面容和行为举止上来看,
她们都是普普通通的老实人。在招聘时,马五愿意付给她们高出市场价格五六倍
的报酬,只要满足家庭主人的要求。

  所以,她们无论老少,都全身赤裸,只有脚上穿着黑色的布鞋。每个人的肛
门里都插着一颗肛门塞;或松弛或紧致的阴唇上都夹着小巧的铃铛,伴随着她们
走路『哗啦哗啦』作响。

  只有一个叫张妈的保洁员,今年54岁了,乳房干巴巴的,乳头都黑了,孙
强嫌太过难看,『特许』她可以穿胸罩,但必须是黑色蕾丝的……

  「王老板,这位强哥。」,马五赶紧介绍,「强哥,王老板!」

  「哎呀,久仰久仰啊。」孙强是个发胖了的中年人,像大多数广东人一样个
头不高,留着油亮的大背头,肥厚的大手上带着夸张的戒指。王馨芳一眼就认出
来,正是之前照片上女儿乳房上的那两只手。

  「我女儿儿子呢?」她劈头就问。

  「哦,他们已经都回学校啦!现在好得很!」,孙强大笑着说,一屁股坐在
沙发上,「不过他们走之前呐,我给他们拍了段录像,我说万一妈妈要是想他们
了,可以拿来看看……」

  他一使眼色,马五会意,从包里拿出一盘录像带,塞进录像机,开始播放。

  录像一开始是儿子立峰,他赤身裸体地站着,旁边地上坐着一个浓妆艳抹,
身材性感的女人,正在吸吮立峰的阳具。她一只手揉捏立峰的阴囊,另一只手在
揉搓自己的阴蒂。一会儿,又有一个妖艳女人从后面跪爬过来,把脸埋在立峰的
股沟里,认真地像狗一样舔他的肛门。

  「看这小子的表情,他多爽啊……这可是广州最有名的两个鸡了……一般人
要想让她俩伺候,那不知道得花多少钱呐……」孙强自顾自地说着,而王馨芳的
脸色越发铁青。

  第二段录像是立娜的。这次,她没有全裸,而是穿着和自己今天相同款式的
黑色胸罩(或者说胸托),双腿都穿着黑色的丝袜,脚上穿着鲜艳的红色高跟皮
鞋。但是,她的下身,却是一览无余的,跟之前的照片相比,她的稀疏的阴毛也
被完全剃光了。立娜这次也没有化妆,清秀的脸庞上还带着泪痕。

  「来啊,立娜,咱们给妈妈录段音啊,之前教你的都记住没有?」孙强在录
像里出现了,他全身一丝不挂,大肚子向前腆着,胯下的阳具早就已经勃起得老
高了。

  「哦?好啊,那给妈妈说说。」,他说着在一个大躺椅上舒服地做好,把立
娜抱在怀里,让自己的阳具顶在立娜的阴道口上,但是却不插进去。

  立娜脸色通红,说不出话来。「快说!」从背后伸过一只手,在她粉红色的
阴蒂上狠狠地捏了一把。「啊!……」立娜和电视前的王馨芳同时尖叫起来。

  「妈妈……我听孙叔叔说要跟你搞合作,希望你能答应他的要求……他是很
好的人,你们合作一定能取得成功……他说,如果你们不幸没能合作的话……」
立娜的脸更红了,说话也不利索啦,「他就要用……用这个大鸡巴……来插女儿
的……女儿的小逼。」

  同时,电视里的孙强故意扶了扶自己的阳具,在立娜的阴道口来回蹭着。
「到现在为止……女儿的……小逼还没有被插过……只是前……前两天……被弟
弟插过……插过肛门。」突然一只大手从背后伸出来狠狠地在她的乳房上捏了一
把,「插过什么?」孙强问。

  「插过……插过屁眼儿……」

  「就是这里啦哈哈。」,孙强伸出一只粗肥的手指,深深插进立娜紧窄的肛
门里。

  「啊……呀……」立娜忍不住又是一声呻吟。

  「哈哈哈哈,很好的一双儿女啊!」,电视前的孙强哈哈大笑,「做妈妈的
应该感到欣慰……不过呢,无论如何,他们现在都回学校啦,我还专门派人保护
他们呐……要是有人敢欺负他们,哼!」

  「要是咱们合作顺利呐,将来可以送他们去香港,去英国,接受最好的高等
教育,哈哈……哈哈……」他自顾自地说着,并没注意到——或者说也根本就不
在乎——王馨芳的脸色。

  「小五啊,我跟王老板要谈生意啦,你去外面照应一下吧。」马五会意,点
点头离开了。「哦,你把Michael叫上来。」孙强补充说。

  Michael是个泰国人,个头不高,可是肌肉很发达。对外,孙强说M
ichael是他的保镖,其实这人并没有什么功夫,只是有点力气而已,孙强
用他,只是在强奸女人时让他帮忙抓住女人的四肢而已。另外,Michael
能说泰语和英语,中文却不怎么灵,所以就算他在场,对于接下来要谈的事也没
什么大碍。

  虽然趁着这点空隙孙强把Michael的情况给王馨芳做了介绍,告诉她
有什么话可以直说,反正他也听不懂。然而,当这个棕黑皮肤的泰国人进来时,
王馨芳还是吓了一跳。这不是因为他的长相或身材什么的,而是他的装束:上身
赤裸,露出发达的胸肌和腹肌,下身穿一条运动短裤,但裤裆前面却是敞开的,
就像小孩子穿的开裆裤,露出硕大的生殖器。

  看到王馨芳诧异的目光,孙强示意Michael走到他跟前。「我这个人
哪,不光喜欢王老板这样的美女啊,有时也喜欢玩男人的鸡巴。」他用手拿起M
ichael的阳具,几下就撸硬了,「你别看这个泰国佬个头不大,鸡巴却大
得很哪,王老板要是感兴趣,等我们谈完了可以让他陪陪你,哈哈哈……」

  Michael面无表情,好像并不因为自己在一个陌生女人面前被猥亵感
到羞耻。

  「我看不必了,我还有其他事情。」王馨芳冷冷地说。

  「好,要知道,我是听了小五那天说的事,才对你王老板的商业头脑产生兴
趣的……他说贵店的服务员套装很有意思啊……我想王老板今天一定能给我表演
一下……唔,我还想看看王老板有没有穿我给你的那身内衣哪?」

  「你……你是要我把衣服脱了?」,王馨芳脸上罩上了一层愠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