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不定期更换,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专区 > 校园春色 > 香港淫荡女学生

  “不要问,知道就没意思了。” 

  车到观塘了 ,我还意犹未尽。我和婉玲下车,在地铁站找了一个阴暗的角落。 

  我伸手进婉玲的裙底,不停地挑逗她的下体,婉玲已经开始在发抖,我的一只手负责她敏感的小嫩芽,一只手在更低的缺口处摸哨,她想要发出一点声音表示鼓励,却又被他将小嘴吻封住,只得伸出舌头和我对战起来。 

  婉玲在这场对抗中越来越屈居下风,我发现她的喉头一直有声音要发出来,便放开她的嘴,改吻她的脸颊,婉玲终于满足的轻轻“哦……”出来。我恶劣的加重指上的动作,婉玲越抖越厉害,下体忽然一喷,高潮了。 

  要不是我搂着她,婉玲一定会跌到地上,她已经双腿无力,站立得很辛苦。 

  我怕她太过激动,放开她将她扶着,她扶着边上喘气。我让她休息,蹲下身来,吸啜她的下体。婉玲只得不停喘气和呻吟。“嗯嗯…啊…从来没试过这样high……插我啊…” 

  我说:“不,你是女拔的学生,怎可如此没矜持? 你要反抗,说不要。” 

  “作你个头!”婉玲娇嗔起来:“很晚了,我不要!” 

  “那我强奸你!” 

  我强抱着她吻,她挣扎了几下不愿屈服,我一不小心被她逃走,她蹲在地上双手抱膝,嘻嘻笑着,意思是看你怎么办。我张臂抱围住她,说:“你再逃啊!” 

  婉玲装出可怜的样子,哀声着:“求求你……放过我……” 

  “不行!”我笑着说:“煮熟的鸭子怎么可以让它飞了,你认命吧!” 

  婉玲双手捂脸,摇头说:“我好怕啊……” 

  我将她身体扯直,一腿插进她的胯间,他又怕弄痛她,七手八脚的还是婉玲故意放行才完成准备动作,本来一个恶虎扑羊的姿式变成两蛇相缠,我还逞强说:“看吧!挣扎是没有用的!乖乖听话吧!” 

  我看婉玲果然安静下来,便抓住她的手,和她四掌交握,低头在她肩上颈上乱吻乱咬,搞得婉玲又阵阵笑起来。“哎哟!”婉玲说:“你这个淫贼这么厉害,我都没办法挣扎了,怎么办呢?算了!你来吧!” 

  我得意起来,刚才他和婉玲又扭又钻,鸡巴已然硬了一半,他伏好位置,箭在弦上,突然觉得不妥,问道:“亲爱的,真有男人来强奸你,你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了吧?”婉玲眼睛被蒙着,嘴巴无辜的嘟起,说:“有什么办法,你们男生力气都那么大,我挣也挣不掉,况且,你看,人家底下都挣扎的湿了……” 

  这真是实话,婉玲底下果然又是水汪汪一片,我更紧张了,鸡巴倏的全部挺直起来,顶着穴口。婉玲又说:“看……像男人这样来顶着人家,人家也没什么办法……啊……啊……你……干什么……啊……啊……原来我开始插进去了。婉玲还说:”啊……啊……像男人这……样子……插进来……我……全身都没有……哦……力气……哦……怎么办……啊……我……才不想……反抗呢……喔……喔……“我越听鸡巴越硬,他插个不停,说:”不行!要反抗!“婉玲说:”哦……哦……怎么……反抗……啊……我……啊……好…舒服…我反抗……我反抗……啊……“婉玲反抗的方式是开始款摆腰枝配合他的抽插,大概全世界的采花贼都会很欢迎这种反抗。 

  我说:”不行啊!不是这样!“婉玲为难的说:”噢……呕……那……要怎样……啊……啊……“我努力的动着:”你……可以求救啊!“”求……求救?“”是啊……你可以喊人来救你!“我建议。 

  ”救……救命啊!“婉玲的呼声十分微弱。 

  ”这样没有用!“我不满意。 

  ”救命哪……啊……“婉玲稍稍提高叫声:”谁来救我啊……“”这像样多了!“我说。 

  ”谁来救我啊……“婉玲又说:”有人……在强暴我……啊……快来救我……嗯……嗯……有人在……插我……啊……这人……啊……插得我……好……嗯……好舒服……啊……快来……啊……快来……啊……救我……来……插我……啊……插死我好了……啊……好美啊……好……好深啊……救命啊……美死人了……啊……啊……淫贼插死人了……快……快……我要糟糕了……啊……来了……不行了……啊……啊……死了啦……哦……哦……完了……我完了……“婉玲胡言乱语,完全是在叫床,哪里是在求救?不过这样也好,赶快把男人哄出精来也是一种逃走的策略。譬如像我就开始受不了了,身下的爱人被他蒙着双眼,浪吟连连,他不禁想像着婉玲真的被人强暴的样子,心理产生异样的快感,一阵激动,身体不受控制,射出滚滚阳精。 

  婉玲无力了趴在身上,婉玲还说:”被强奸的感觉真好……“糟糕了,看看手表,己快一点了,地铁快关门了我抱着婉玲走出地铁站,都怪自己刚才弄得太用力,把她弄得双脚发软,爽到半死我,最后还要我抱着她出地铁站。我当然不会浪费任何一个机会,我抚摸着婉玲那火热的身子,看着她那半透的女拔校服,我的性欲又来了。 

  不知道她的校服还能不能着,她的裙子下充满着白色的液体。 

  我把婉玲抱至一条后巷,婉玲还沉醉在刚才的高潮中,迷迷糊糊的。 

  我不停抚摸着婉玲的身体,婉玲很快就苏醒过来。我感到她的体温在不断上升。 

  ”嗯嗯“婉玲终于略为觉得有搔到痒处,呻吟着表达出快乐:”嗯好好“我小力的啮硬那乳头,用舌端逗个不停,手掌还不忘有节奏的按摩整颗肉球,婉玲抱住他的头,合上双眼,笑得妩媚动人。 

  ”嗯嗯很好哦…换这边换这边“我的嘴依她的指示吃到她的另一边,那粒还半软半挺的乳尖在他的唇间逐渐硬化结实,他的手则留在原位不动,食指指尖替代了舌头,不住的绕着乳头划圆圈。 

  ”啊…我很舒服很舒服哦“婉玲觉得越来越好,也越来越需要,左手捞到我的胯间,找着了坚硬的鸡巴,轻轻的撩上撩下,那鸡巴在裤子里面可能被束缚得难受,跳动抗议着。婉玲拉下我的拉链,伸进内裤,找到膨涨的龟头,用指尖挑逗马眼,并将那上面流出来的腺液抹散在周围。 

  我下腹不自主的收缩不停,忘了嘴上手上的动作,婉玲就抽出手来,张开双臂,说:,帮我把衣服脱掉。” 

  我听话的将她外衣扣子全解开,脱了她那女拔校服,再把她的胸罩脱下,于是婉玲美丽的身躯呈现在眼前,只剩下三角裤还穿着。那一小块白色的箭头,早就因为潮湿而透明,所以底下是挡不住黑色的阴影,我激动极了,忽然凶狠的将它用力拉下,婉玲曲起左腿,将臀部和大腿的曲线呈现的更完美。 

  我连忙脱去自己的衣裤,一会儿,两人都变成赤条条的,相拥吻在一起。 

  婉玲的手掌在我的胸膛上游移着,玩他的小乳头,我按奈不住,翻身压在她身上,婉玲配合的张开双腿,我的鸡巴到处乱闯乱撞,找不到到出入口,婉玲猜他没有经验,就挪动屁股帮忙他,让龟头触在穴儿口上,那里早就浪水泛滥。 

  “啊啊啊…快来干我……啊呀……求求你……插我……啊呀……插……啊啊啊呀!” 

  我故意拖延,说:[在地上干很肮脏,不如把你的女拔校服垫在地上,我才干你。 

  婉玲为求被我一干,把校服像地毡般铺在地上,然后睡在校服上,说:[来啊…快来干我我也忍不住了,压在她的身上,鸡巴免不了全根皆没。 

  “噢”婉玲满足的叫起来。 

  真长,真舒服。 

  “哦…哦我你干得真好我很舒服啊啊对啊好深好粗涨得我好充实啊”我被婉玲称赞,干得更卖力。 

  “好弟弟好哥哥啊妹妹好好啊哥哥唉呦我我漂不漂?” 

  “漂亮好漂亮嗯”我捧着她的脸,和她亲嘴起来。 

  “嗯”婉玲和他吻着,屁股忘情的迎凑。 

  我的鸡巴实在是粗,婉玲的阴道被撑得满满的,穴儿口翻出红红的嫩肉,但是她一点儿也没觉得难过,宁愿他再粗一些也没关系。 

  我趴在充满青春弹性的胴体上,鸡巴插在肥腴的阴户里,有力的抽动,当我尽底时婉玲都会狂欢的叫,婉玲没想到作爱居然是着么快乐的事。 

  婉玲一直给我鼓励,告诉我她有多舒服。 

  “亲哥你插得真好婉玲应该啊早一点跟你哦要好你好粗啊磨得好爽啊哦再快一点啊婉玲会被你嗯插上天啊啊”我听着婉玲浪叫,婉玲的声音直催得我头皮发麻,我用力抱紧婉玲,狂风暴雨似的摧残她起来,没想倒这更投了婉玲所好,叫的愈发肉紧。 

  “健好老公弄死老婆了啊啊干死我没关系我要噢对像这样还要不能停哦啊啊别停嗯再快再快啊啊” 

  她快要高潮了,双手紧锁着我的颈子,浑身乱颤,屁股挺到老高,让鸡巴可以插得更深入点。 

  “哥快插啊快插我快要来了啊啊天啊要命哦完了完了啊啊” 

  她下身一阵狂喷,把她的校服都弄湿了,我仍旧拼命的抽插不停。 

  “哦哦…你真的是我的啊好哥哥嗯哎呀这么好…啊我又一次哦又啊来了呃” 

  她又一次高潮,阴道膣肉压得更紧,所以同时也将快乐感染给我,他被不停收缩的子宫吮得难以忍受,终于鸡巴急速膨胀,噗吱射出阳精。 

  这次真的很多,把她的阴道全填满了。我把鸡巴拔出,鸡巴还继续发射,把她的胴体,以及铺在地上的校服全射得满是精液。 

  我们软弱无力抱在一起,满身大汗。婉玲满意的亲他的颊,我抬起头来,细细的看着婉玲的脸。从她的额,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到她的唇,婉玲的一切一切,都美丽极了。 

  “你明天要上学吗?” 

  “对啊~ ” 

  “那你的校服…” 

  “不要紧……太爽了,从来没有这么舒服,明天让她们笑笑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