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域名不定期更换,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文章 > 校园春色 > 弟弟让我去当他们班主任
或许,你能来凑个热闹——你知道,如果你来的话,你将成为一个稀有动物。」弟弟幽默地耸耸肩膀,说话却蛮大方。 

  他今年已经是高一的学生了。而作为他的姐姐,我要大他四岁。对我而言,大三的生活安逸自然,但时常会因为平淡而感到无聊。而更无聊的是我的弟弟——他所在的中学是我们这里的私立学校:只招收男性学生——我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他们的校长是个封建古板的老头儿。这让这群可怜的小孩子与「班花」之类的浪漫故事无缘。但是许多事,孩子们是无力改变的,我们的父母,或许更看重那个学校的严格管理吧!——苦了弟弟们了。 

  「这……不好吧。你们老师不会介意吗?」——虽然我已经有一百个愿意,但仍然觉得这样试探着问一下会比较好。毕竟他们都是孩子嘛,特别是我的弟弟,不能让他过分地想入非非。 

  「我们的班主任是校长的儿子,如果他在的话我绝对不会叫你来的……这你知道的。」弟弟急忙回答,「——他出差了,这个Party 属于我们自己!」弟弟说得很自豪,但当他看到我面露难色(当然,是装出来的,我怎么会拒绝这帮纯情的小男生呢?),又开始央求我:「好嘛~ 姐姐,我都跟他们打过包票说你会去了,如果不兑现……我是要付钱的……」我知道他们班里的许多孩子是知道我的。弟弟在班级里的人缘很好,他的同学中,有许多常常到家里来玩。弟弟会在这之前在电话里把碍事的父母赶出去,却会拨通我学校的电话央求我回来替他「 

  招待客人」。这常常令我很为难。因为在他的同学们离开后,都会告诉其他人:弟弟有一个漂亮的姐姐,而且很「好客」……于是,我在他们班里已经很出名了。 

  但这之前的一切只是在家里。我还从未曾想过去他们的班上参加什么Party ?! 

  所以当弟弟拿着全班同学签名的「请柬」来找我时,我多少会有些为难。但我想现在不会了,因为我已经确定他们那个可怕的老师不会干涉大家的活动,那我又有什么理由拒绝他们呢? 

  「好吧!明天晚上么?」 

  弟弟高兴得蹦了起来:「是啊,晚上七点,我接你!」 

  我刚要答应,又想了想,终于还是决定说:「不,不要了。我想自己去,然后给你们一个惊喜。」弟弟多少有些不解,但想来我答应了他,这已经令他很兴奋了。在他的印象中,姐姐是很守信用的——他觉得这就足够了。 

  「好吧,一切随你。如果你的‘惊喜’需要很长时间准备的话,我想我们会容忍你稍微迟到一会儿的。」——他这样说。你知道,我的弟弟是多么了解他的姐姐。并且我想,我必须迟到。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出现!以最特别的我!——弟弟更像是猜到了我的想法,我们相视而笑。 

  「那么,我想我现在得赶去学校了。」我笑着对他说,从沙发上坐起,起来的时候还冲他抛了给媚眼。而他则是在我经过他的时候,捏了一下我结实的屁股——这是我们之间,最简单的礼仪。 

  ……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这会儿得赶紧回学校了。我急急忙忙地向公车站走去,却发现自己已经错过了末班车。「该死!」我咒骂了一声,如果刚刚在家里和弟弟少来一次高潮,就肯定能节省回学校的打车钱了。而现在我必须面对另外一个问题——我口袋里已经没有钱了。怎么办?学校快关大门了,所以现在回弟弟那里拿钱肯定来不及。我所能做的,只能是盼望着能遇到一位好心的司机,并且他能够免费载我回去。 

  看着街道上车来车往,在霓红中穿梭。我不知道哪辆车会是我的幸运星。一辆,两辆,三辆……我知道我的幸运数字是12,所以,我决定等到第12辆车——这并不难,因为这条街已经被夜归的车辆塞满…… 

  第12辆车来了,我最后祈祷了一下,然后试探着伸出手。车在路边停下了。 

  我所考虑的是,是在窗外向他表露我的无助,还是选择「先斩后奏」——到了地方在告诉他这个玩笑。 

  最后我选择了后者,因为如果他不同意,我必须再等其他的车——而我知道我在赶时间。于是我故做坦然地进了车,坐在了司机的旁边。那个司机看样子比我大些,或许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吧——你知道,现在工作是很难找的。大学生毕业做司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小姐去哪?」 

  「啊……啊,我是说,我要去××大学……哦,我想是这样的。」我很紧张,我知道我的脸一定很红,好在在夜幕下不会被他发现。 

  「OK,Let's go!」——这是一个很风趣的司机,「你在那读书?」他问道。 

  「是的,大三。」——我知道我必须和他找些话题聊以博得他的一点好感。 

  「哦,我大三的时候每天都是坐公车的,小姐一定很有钱,能打得起TAXI!」 

  我在心里抱怨了一声,怎么第一个话题就到重点了?该死!——「哦,事实上,我……」被人说中心事,我感到很羞愧。 

  「你……什么?」他一边开车,一边咀嚼着我的话,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哦,I see ,你没有带钱对不对?没有带钱,又赶不上末班车,只好碰碰运气了。对不对?」 

  看来他并不生气。我笑了,说:「你真聪明,很会察言观色。」 

  「不,不是聪明。只是因为我在做学生的时候,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他笑了。我很高兴。 

  「那后来你是否走运呢?」 

  「我的那位司机好像是受了什么气,心情很不好。我没敢告诉他,只是想,大不了到了地方要吵一架嘛。不过后来还算走运,他在我学校对面的路口闯了红灯,被警察得住了,我便下了车——没付钱哦。」——说完他笑了起来。 

  我也笑了起来。然后说:「那你也闯个红灯吧!」 

  「不,我想不用了,能送这么可爱的小姐回去,我感到很荣幸。今天我的生意很好,就免费载你一程吧!」——他说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但我真的很开心。 

  「你不冷么?」他问我。他不问倒好,一问我真的觉得很冷了。尽管这里的夏天很热,但到了晚上,温度下降得仍然很厉害。因为要去找弟弟,所以穿得很少。我看看自己:白色的连衣裙子。质地是皮的,紧身,油亮,很时髦的那种。 

  裙子不长,勉强能遮盖住大腿的上部。刚刚和弟弟玩,头发上沾了许多精液,所以还在家里洗了个头,因为赶时间所以没有吹干就跑了出来,这让我觉得更冷。 

  更要命的是,我竟然不小心把内裤落在了弟弟的床上(估计弟弟现在正闻着我的小内裤打手枪吧!这小子!)。冷风从裙子底部直吹我的阴户,我能感觉到我的阴唇在颤抖。有点瘙痒,我想如果是暖风的话,或许会很舒服,但现在很冷,车门关得又不是很严实,所以……我开始打颤了。不过还是往下拉了拉那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 

  「如果你很冷的话,我可以把空调打开。」 

  「哦,我想那会很可笑,要知道没有多少人会在夏天开暖风空调的。」我还是出于礼貌地拒绝了。边说话却边一不小心打了个喷嚏——看来我感冒了。于是他还是打开了空调。这一开可倒好,空调的出风口刚好对着我的阴户——和我刚刚设想的一样。我不禁觉得很好笑。你知道,那很舒服。我更加调低了出风口的高度,以便它能正对着我此时拨开两片肥厚的阴唇而暴露出来的阴核。 

  「干吗把出风口调得那么低?」他问。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哦……啊,我是说,我……的腿有些冷……」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这句话只能让他去注意我那超短、超淫荡的裙子。他看了看。 

  把一只手伸到后面的座位上拿了一件衣服,说:「盖上点吧!别冻着。」 

  「哦,谢谢。」 

  他把衣服放到了我的腿上,但他一不小心碰到了我大腿上的嫩肉。我以为他会拿开,但他没有——看来,男人都是一样的。再怎么谦谦君子,也受不了这么淫荡的裙子和大腿。 

  我笑了笑,这回轮到他脸红了。 

  我双手把那衣服铺开,盖住了我的大腿,也盖住了他的那只手。他没再说什么,只是把手按在大腿上。这时候我发现我们的前方的车并不是很多,而且相当长一段距离内不会遇到红绿灯——好得很!看来他可以放心把右手放在我的嫩肉上了。 

  「哎,太冷了,我都起鸡皮疙瘩了。」我打趣地说,我知道他一定比我清楚。 

  我猜他的脸更红了,因为他什么也没说。而我分明感觉到他的手在冒汗。我没有抬头看他的窘像,而是假装因为坐得不大自然而在原位上挪动了几下,从而故意把我的裙子往上提了提。 

  他发现了我这一举动,便确定了我不会反抗。他的手沿着裙子的边缘也往上挪了挪。我想我们都喜欢这种感觉,便一点一点缓慢地却不停止地往上提我的裙子。裙沿最后提到了小腹的高度——我整个阴户就完全被他握在手里了!而我所思考的是,他湿润的手上,是他的汗水多,还是我的淫水多。 

  (我不想描述当他发现我没有穿内裤时候的惊讶表情。因为有许多优秀的文章中都已描述过。) 

  他的手在抖,五指张着,竟不敢动了。这让我很不满意。我看了看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不识趣,只好我来帮他了。我再次在位置上动了几下,不过动作幅度比刚才大了一点,这样来了几次,终于成功了——我用我淫贱的阴唇咬住了他的一根手指!我猜他很高兴。并且,他终于开始了动作,用那根被我狠狠「咬」住的手指一下一下抽插我的浪穴。这很舒服,但粘稠的手指(肯定是沾了太多的淫液)粘住了我的几根阴毛,一下一下的抽插让我感到有些疼。所以我也将双手伸进那件铺在大腿上的衣服里,用两根手指拨开了浓密的阴毛。这样我就不 

  会疼了,而他的抽插也因为少了阴毛的束缚而更加自如。他就这样一直抽插着我的阴户。不断有大量的液体从里面流出来。他还会试着用两根手指,这我同样受得了。然后他计划用三根手指,但我阻止了——我可不是妓女,阴道怎么会有那么宽松呢?万一被他插坏了我明天晚上可怎么办?——我想我还是很清醒的。 

  我这才发现他竟然故意带我绕了一个大弯路——这个有趣的家伙!看来校门已经关了,而现在要回学校至少还需要二十分钟。我知道这二十分钟,我——特别是我的阴户,都是属于他的。 

  「你好阴险(cattish )!」我打趣地说。 

  「你好淫贱(goatish )!」他竟然和我压上了韵律,看来以前他是个校园诗人。我们两个笑了。我当然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笑——因为我喜欢男人这么说我——在这个时代,淫贱有什么不好? 

  我们在马路边把车停下了。看来他是不甘心只是用手指奸淫我。但车里的空间不大,我想他是不能和我来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做爱。「你想怎样呢?」我问他。 

  「I don 't know……给我个建议吧。」他诚恳地说。 

  我冲他抛了一个淫荡的媚眼。想了想(实际上早就想好了)说:「你可以用嘴啊!」然后用冲他笑笑。 

  「但是……你的……‘嘴’太低了。」他没有看我,低头盯着我的「嘴」说。 

  「哎~ 拿你没办法。你开车也累了。我帮你吧!」然后我抬高腹部示意了一下,他马上就明白了。伸手锁上了车门。然后用手把我两只脚牵引到他的坐位边。 

  我则将身体横过来,用两只手支撑着我这边的座位,把身体往上一撑,挺起小腹,把整个下身呈现在他面前——你知道的,这很累。而他可就好了,现在他只要一低头就可以好无顾忌的用嘴巴戏弄我的阴户。借着旁边的路灯光,我看到他用很幸福的眼神看了看我。然后低下头,开始享受我淫荡的阴唇和阴道。他把舌头探出来,慢慢伸了进去。舌头上的唾液和我的淫水混在一起搞得我泛滥的阴户格外润滑。他的舌头则像小鱼一样在里面乱折腾。一会儿卷起舌头用舌头包住我的小阴核,一会儿又用牙齿轻轻咬我肥厚的阴唇。因为不久前和弟弟做完,在家里冲洗了一下,所以我对那里的味道还是很放心的——从他那陶醉的眼神里就看得出来。 

  我的胳膊很疼了。所以我支持不住往左边倾倒了一下,我像犯了什么错似的又赶忙撑起身子,他明白我并不像他那么好受,便帮我一把:把右手伸到我的背部支撑起来扶住我的身子。他力气不小,这让我省了不少力。我甚至可以腾出一只手去抚摩他的脸。但我不想打扰他不禁忌的吸吮,所以我宁肯选择再把我的裙子拉高一点,使自己显得更加淫荡。他瞟了我一眼,很高兴的嘟哝着。然后他抽出空闲着的左手玩弄起我的阴毛来。一撮一撮地替我「梳理」着,然后又揉搓几下把它们弄乱,然后再一撮一撮地「梳理」……我则把手从领口伸进衣服里,揉 

  捏自己的乳房并尽可能地使它们上挺以博得享受我的人的欢心——你知道,我会尽可能地满足每一个享受我的人,并且我喜欢这样淫荡。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看看这个同样享受着的自己。于是我伸出一只手,把车中央悬挂着的后视镜子转向自己这边,让它照着自己的脸……我想看看我淫荡的样子——我是个小浪女! 

  但我很惊讶我看到了什么,因为角度还不对,我没有看到我的脸庞,而是看到了在车窗外,有三个高中生大小的孩子正在看「免费show」!天哪!看样子他们已经看了很久了,我只顾着享受却没发现,白白让他们占了便宜!虽然如此,但我还是感觉到阴道比刚才又热了些。 

  他们甚至还以为是我用镜子照他们,便借助镜子冲我打招呼。我在心里咒骂了一声,但又想:「算了算了,看就看呗,‘实习’一下也好,明晚还要更多人看——或许还不止是看呢!」我淫荡地冲着镜子里的他们笑了笑,算是回应。他们看到了我的笑容,就互相说了几句话,肯定是评论我的吧!不过我猜他们一定很兴奋,一定血脉膨胀了。毕竟是这么近地欣赏这么淫荡的浪女,在他们眼皮底下淫荡的自慰,并且被一个男人的舌头干,我想我的淫荡阴户一定感到很骄傲。 

  但不久后,车窗外便又多了三个人。这不免让我有些担心起来,因为他们中的一个已经开始敲玻璃了。另一个则是到处找地方看能不能打开车门。可爱的司机还陶醉在我泛滥的阴户中,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于是我拨开了他支撑着我身体的右手,然后躺了下来。他好像刚好想咬一下我肥厚的阴唇,但一下咬了个空。便非常不满地看了我一眼。我冲他浪笑了一下,说:「别这样,‘观众’太多了!」于是,他不情愿的起身发动了汽车,汽车缓慢地移动了。我换回了坐姿,整理一下自己上面下面都很蓬乱的毛发。我侧头看到车后的几个高中生一阵唏嘘,似乎还没看过瘾。看着他们凸起的裤裆,我忽然觉得很对不起他们。但我知道我不能做什么,就又冲他们浪笑了一下,飞快的随手拿过一张卡片,签上我的电话和名字,然后半打开窗户,扔了出去……接着,汽车飞一样地在他们视线里消失了…… 

  关于我和那个司机,我不想写更多了。大家应该都猜想得到——我被他用各种方式奸淫了整整一个晚上。我只能简单地说:尽管我很喜欢这样被陌生人奸淫的刺激,但第二天我的阴户又红又肿,走起路来都很费劲……哦~~我可怜的骚穴,我以后要好好爱护它~~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第二天晚上六点。我急忙赶回宿舍——好得很!她们都不在!别问我我的舍友们叫什么名字,因为她们大都没在宿舍过过夜,大学里像我这样多少有些淫荡的女生很多,而有所不同的是,它们大都是和男朋友出去鬼混的。宿舍只是她们存放行李的地方罢了。我在我的箱子里翻来翻去,勉强找到几件「穿得出去」的衣物:一双镂空最大的高根鞋——基本上就是用几根线编出来的,很前卫的那种。然后又从我自己的一个秘密地方找出一件超短的紧身、弹力布做的小短裙。然后我拿出了一套纯透明的内衣裤,同样在光照下也会反光发亮的那种(我不喜欢那种丝质肉黄色半透明的内衣裤,这多半和我的淫荡和爱好暴露有关吧!)。我戴上胸罩,然后考虑要不要穿上内裤。最后我还是决定穿上——我怕再遇到像昨晚上那样的事情。 

  然后我又找到一件红色露肩并露脐的小短半袖和一条透明的窄腰带。 

  我把高跟鞋、小短裙、半袖、腰带都放在包里——你知道他们占不了多大的空间。然后穿上了旅游鞋、牛仔裤、一件大毛衣——把自己打扮成了一个蛮普通的女大学生。别奇怪,这是我的计划。 

  为了不被人吃豆腐,我没有选择坐公车(在公车上经常被吃豆腐,这让我很头疼也很兴奋。但这次为了更大的兴奋,我只能放弃。),而是选择打车去弟弟所在的私立高中。并且我特意坐到了TAXI的后座位——事实上这一切都是没什么必要的。我忘记了自己穿得很平庸,尽管脸还是那张性感的小脸蛋,但肥大的毛衣和俗气的牛仔裤是不会引起任何人注意的。这次的司机是个老头儿——我开始嘲笑自己的多疑虑和过分的自信。 

  付了钱,我跳舞一样地下了车。性质勃勃地走进校门。那门卫正犹豫着要不要盘问我——要知道,他们的学校并没有女学生。但是我毕竟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他们也许以为我是新来的老师,就停止了。我扬着头进去,蛮骄傲的样子。 

  我在想,等我毕业了,倒是真的可以来这里当一个老师……但是我能教什么呢? 

  哦,对了,我可以教学生们生物,特别是人体生理!great !我会开设好多的实验课,我想,我会拿自己的身体讲解!到时候看过这篇文章的朋友可要来捧场啊! 

  :) 

  教学楼很大,弟弟的班级在四楼。我有些怕,因为没有人——看来只有弟弟的班级在开Party ,后来弟弟告诉我,这个派对是为了庆祝他们班主任出差的——真受不了这些孩子们!我摇了摇头,继续往楼上走。到了三楼的时候仍然听不到什么声音,这让我以为我走错了。但想了想,应该没有错的。弟弟介绍的很详细——确切地说,孩子们的「请柬」里把地点写得很详细。这多半是他们怕把到手的「嫩肉」让到别的群体里去吧!我边想边笑。 

  到了四楼,我看到最里面的班级里开着灯,灯五颜六色的很是好看——看来「弟弟们」确实在这了。但为什么没有声音呢?我仍是搞不懂。 

  走到他们后门的时候,我发现门上有一块玻璃,我想看看他们在干什么——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些男孩子们在集体看A 片,大部分是边看边手淫,我看着那一根根血脉膨胀的阴茎,心里打了个颤——难怪从远处听会那么安静!受不了他们!我大致查看了一下,屋子里面大约有将近四十个人——天啊,对一个女生来说,这是不是多了点?这附近最近的医院在哪呀?——我一定会被干死的!但这又让我异常兴奋!因为我是小浪女! 

  我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我听到门里面有一阵欢呼。但当弟弟打开门时,我又听到一阵唉声叹气:「唉~~~ 怎么这么土啊!?」「我还以为会很……唉~~~」——看来我的打扮的确让他们失望了——但这在我的计划之内! 

  开门的弟弟也很诧异,自己在学校专门用来「吹牛」用的姐姐怎么会以这个形象面对他的同学?!我看到他脸红了,然后抬起头来瞪了我一眼!我依然报以淫荡的一瞟,但他似乎并不满意,垂头丧气地说:「姐姐,进来吧……唉~~~~」 

  「我是不是来晚了?」我大声问所有男孩子们。 

  「没有,」弟弟一边关电视一边说:「大家在等你,你来了我们才开始。」 

  ——我看到其他的孩子们在收拾椅子,没几分钟,就把椅子从场地中央挪走,教室里有了一大片空地。晚会似乎是要开始了。但每个人都垂头丧气,无精打采。 

  我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坐到了两个男孩中间。弟弟则坐在令外一排。 

  一个英俊潇洒的男孩拿起话筒,说了几句形式上的开场词。然后有几个男生表演了一个现代舞。一切都和普通的派对一模一样,没什么新意。 

  「姐—姐!姐—姐!姐—姐~~~~~ 」男孩们忽然开始叫起来,看来他们是想让我出节目了——好得很。我起身走到场中央。拿起话筒说:「很高兴来到这里和大家共同度过今晚这个欢乐的时光,希望我能和你们每个人成为朋友。我有一个要求,就是,在我唱歌的时候,你们必须认真在下面看,不要离开你的座位……」,我的弟弟们应允了。 

  我从歌曲单中选了一首后街男孩的I need love ,然后跟着卡拉OK开始轻唱。 

  我发现所有的孩子们都盯着我,眼珠动都不动。这让我有些紧张,但也很兴奋。  当唱到第二段「we all realy need love…」的时候,屏幕上交错的灯光和小弟弟们的眼神使我非常自然地(对我而言)或是突然地(对他们而言)一下子拨去了自己宽大的毛衣!那动作让他们吃了一惊!他们看到了什么? 

  他们看到了我纯透明的内衣包裹下的乳房,乳头凸起,似乎是在用力顶着油亮的内衣。在灯光的照耀下,包裹乳头的地方闪闪发亮。孩子们先是鸦雀无声,然后就欢呼起来,打着口哨……事实上我就是在跳脱衣舞,不是吗?我决定先来一段dirty dance ,然后我继续一边唱,一边隔着内衣揉搓自己硕大的乳房并尽量是它们挺起来……或是用一只手把一只乳房捧起来,像是展览贵重物品一样。 

  时不时的,还故意拉扯自己淫荡性感的内衣,使粉嫩的乳头暴露出来让他们看个够,但正当他们像猴子看到桃一样流出口水时,我又极赋有挑逗性地把内衣穿好,只留下高耸风骚扭动着的屁股让他们尖叫……唱了一会儿,我开始解我的腰带… 

  …我故意放慢速度,一边扭动着臀部,一边一个孔一个孔,一寸一寸地松开我的腰带,惹得男生们高声叫好,呼哨不断……当最后一个孔松开时,我俗气的牛仔裤「唰」地落了下来。暴露出自己同样透明的内裤——内裤包裹下浓密的阴毛——阴毛包裹下肥硕的阴唇——然后我把手伸进我的内裤(当然,他们看得到里面的一切,这一切就像是看鱼缸里的鱼一样),拨开我的阴唇,尽量地张开,使他们当中眼力好的能够看到我可爱淫荡的阴核…… 

  讨厌的牛仔裤挂在我的小腿和脚腕上,这让我不能移动。于是我慢慢地坐下来,坐在中央的地毯上,然后伸出两只脚。很快,旁边有两个男生会意了,跑上来给我脱鞋子和袜子,然后一起把我的裤子也拉了下来。因为没有穿丝袜,我就那么光着脚和大腿坐在地上,我坐了一会儿才起来,这时候,他们才看到最性感的我! 

  很快我看到有几个小孩子在给我拍照,我便往前移动几步,将自己的乳头还有阴核直接暴露给他们的镜头,让他们拍几张特写。他们迅速调整了焦距,然后闪光灯便不停地在我的胸前、阴户前闪来闪去。一个拍摄我乳房的男孩看到我淫荡地把一只乳房掏出来让他拍摄,便故意把相机靠近,等他接近我的时候,却又忽然挪开,这样他就可以一下子吸吮到我的乳头!可爱的小家伙!……这着实让我刺激! 

  我沿着他沾满口水的嘴角把乳房费力地掏了出来,亲了他一下,再淫荡不过地冲他边抛媚眼边说:「还不是时候,不要心急哦……」——还好这些孩子都很听话,继续给我拍着…… 

  第一曲很快就结束了。他们大声喊着让我再唱一首——这是当然的啦!我本来选了一首慢拍子歌曲,但他们强烈反对说要「劲歌」!拿他们没办法,今天是他们的节日,就由着他们吧!我说:「你们想听谁的呀?」,接着许多名字响了起来:「Babyface!!我喜欢的mtv !!」 

  「不!要听就听麦当娜的!性感的宝贝儿才漂亮呢!」 

  「哎呀,Gilman Bjork怎么样!?!」 

  「姐姐会不会唱小甜甜的歌啊?」 

  ……这些孩子!:) 

  于是我选了一首布兰妮的Baby One More Time,边舞边唱起来。我加入了许多高抬腿和转体的动作,以让他们所有的人在那一瞬间都能看清楚我撑开的阴户——那简直是再淫荡不过了。到了歌词非常酷的时候,我走到他们当中,腿一抬,把一只脚放在桌子上,脚一拨,把桌子上的饮料、瓜子都踢开,紧接着,就有许多人在我的大腿下「卡位」,占据最佳角度欣赏我几乎要涨破的阴户。 

  我两只脚在桌子和地上挪来挪去,两片肥嫩的阴唇也挤来挤去,不一会就挤出了不少爱液。虽然内裤是透明的,但我的淫水并不是很透明,顶多算是半透明。 

  所以那些淫液在内裤里沉积一下,就让他们从外面看里面相对模糊了。这让他们很不满意。我幽默地耸了耸肩膀。把腿从桌子上拿下,回到场地中间,用一只手将内裤退下一点,露出屁股,而后再次坐在地上。刚刚的两个孩子跑上场来又将我的内裤退走了——那内裤已经湿润得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他们两个正争抢着,我走过去边唱歌边示意他们把内裤还给我。他们有些不舍地闻了闻,舔了舔,然后放到我手上。  我开始一手拿话筒唱歌,一手将我的内裤高高举起,挥舞着,像是在挥舞一面大旗。刚刚留在上面的淫水被我甩了出去,甩到其他男孩的脸上,他们开始舔食和赞叹……当有一滩淫液甩在电视屏幕小甜甜的脸上时,全场又是一阵欢呼! 

  到此,就只有一件内衣还留在我身上了。它让我觉得很多余。于是,我转过身,背对着所有人解开后面的挂钩——我要让这些孩子知道女孩子是怎样解掉她们的内衣然后「耍浪」的。我把胸罩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全身赤裸地面对他们…… 

  「哇!终于看到全景了!!好棒哦!」 

  「喂!你姐姐比你说得还性感哦!」 

  「她如果去当明星一定比Julia Roberts 还棒!一定的!!」 

  ……这让我自信!我是小浪女!这才是真实的我! 

  布兰妮的歌唱完,我已经有些累了。便坐了回去。周围的男生刚要挑逗我的各个器官,却一下子被我阻止了。 

  ——「不行!太冷了,我要穿上衣服!」 

  「啊?不会吧……」 

  「姐姐别开玩笑了……」 

  我拿了我的背包再次走到场地中央,极其挑逗地对他们说:「你们猜里面是什么?」一边说,一边浪笑着。 

  我一件件拿出了我包里的东西,每一件都博得了他们一阵欢呼——露肩露肚脐的小可爱;弹力布的超短裙子;高跟鞋。我把这些一一穿上,然后我笑了——这些东西我高中时候就曾穿过,因为又发育了一点,于是那红色的小可爱竟小到连我的乳房也包不住;那超短裙子也已经无疑是我最短的一条,因为无论我怎么向下使劲拉扯,他们都会在裙子下方清晰看到我比较长的几撮阴毛!(这么说可能有些夸张了,后来我发现,是因为我把腰带系得有些紧了,否则裙子可以再往下一点的)…… 

  这是我没想到的,却博得了他们最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英俊的主持人再次走上台,拿起话筒:「刚刚姐姐给我们的表演简直太精彩了,现在我们请她休息一下,欣赏我们自己的节目!」孩子们依然叫好,但远没有刚刚的热情了。 

  五个男声走上台,唱后街男孩的Get Another BF. 他们唱得很好听,但也很力不从心,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全部在我身上——我未能遮掩住的乳房和阴户!但我仍然很喜欢他们的声音。便走上台去。他们都停了下来,我示意他们继续。于是他们又像是获得了什么动力,再次忘情地唱了起来。而我则是在他们五个高大的男生面前跪了下来,从左到右,一个一个为他们把拉链解开——要知道,他们的阳具束缚在里面是会影响发育的!果然,在我拉开拉链的瞬间,从里面弹出了他们昂然的鸡巴——这些孩子,知道我要参加,竟然连内裤都没有穿! 

  这五只鸡巴其中的三只很长,有一只不算长但很粗。剩下的一只不粗也算不上长。那个孩子很羞愧地低下了头。但我跪在他面前,拿过他的话筒说:「我就是喜欢这样适中的鸡巴,谁有这样的鸡巴……就……优先!」那男孩听我这么说变得很有自信! 

  我说的是真的。我并不喜欢特别长或特别粗的鸡巴。或许这和其他女孩会有些不同——算是我个人的特殊之处吧! 

  我越看那只鸡巴越是喜欢,那男孩很高挑,我只能仰面对着他的cock. 我撅起嘴唇,轻吻了一下那只鸡巴,瞬间,那男孩口中出现了「And then he doesn't wanna know~~变音了~~」顿时引得全场大笑! 

  我用两手托着那根鸡巴,像是捧着失而复得的宝贝,然后轻轻拨开包皮,引出精致的龟头。顺着嘴角吞下,然后猛的含住!那男孩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下子没站稳,腿一弯倒在了地上。我也由跪着改成趴着,俯在他两股之间开始疯狂地吸吮起他的鸡巴。那根阴茎则像是饥渴的幼苗被水灌溉,一下子变得更直更挺了,尽管不长也不粗,但挺得仍然很骄傲——我就是喜欢男孩有这样自信的鸡巴!

  被我吸吮着的男孩则将两手垂下来,抚摩着我嫩嫩的脸蛋,时而用一手托住鸡巴根处然后用力往我嘴巴里塞……好在它不是很长,否则的话我一定难以呼吸的!我也尽可能地整根地吞吐着,当我将它吐出来时,那龟头已经红得发紫。不一会儿,一股精液在我的口腔里喷射出来。由于是趴着,我没能反映过来这突然的礼物——我被浓稠的精液呛到了,我咳嗽了几下,没有将全部的精液吞下去,只喝了一些,其他的精液沿着我的唇边流出来,我让精液留在我脸上,没有去擦拭。 

  然后我站了起来,走到男孩们中间,把脸上的精液像洗面奶一样地擦拭着,将精液灌输进我脸上的每一个毛孔——我是一个用精液洗涤出来的小浪女!现在我洗完脸了,但我需要更多精液来冲洗身体! 

  「你们谁有精液啊?帮帮我,我要得很!」我淫荡地一边涂抹着脸上的精液,一边将自己的短裙撸起,由于是带弹力而且紧身的裙子,所以撸到上面它便不会再落下来,我的裙子已经缩了上去,几乎要涨裂的阴户正不知羞耻的露了出来,一边发胀,一边流着淫荡的春水——这可着实让男孩子们饱了眼福! 

  然后我在场地中央躺下,用两根食指拨开阴唇,尽可能地使它张得大些,再大些……不断有淫水从里面流出,浇灌着场地周围男孩们沸腾的心……我大腿的内侧已经完全湿透了,很粘稠。肉壁每每碰在一起,总会沾在一起,那很难受。  尽管我不确定,但我觉得或许他们的口水可以帮我稀释一下,所以我便抬起头,双手散开长发,让他们铺展在地上,然后静静地看着天花板上黄蕴的灯光说:「把精液射在我的头发上,如果谁想给我口交,请便!」 

  孩子们很听话地照做了。正对着我阴户的一个男孩一马当先,用手捏住我的两根食指,帮助我把阴户再大一点地张开,然后开始他为我的口交。其他在旁边看了半天「免费电影」的男孩也都纷纷跑了上来——还好我的头发很长,散开之后有很大的一块面积,否则的话,真的不知道他们会射在哪里——当然,不要担心他们是否有足够的精液,我淫荡的眼神和笑容已足以榨干他们身体里的每一滴液体! 

  「对,对,就是这样……我,我好难受,对……帮我舔大腿的内壁我会舒服一点……对……啊,啊……」我就这么淫荡地叫,对那个给我口交的男孩叫着。 

  然后我向后看了一下,大该有七八个男孩围在我的脑袋周围,纷纷在我头发铺展开的地方用精液涂抹,像是一个个性爱艺术家…… 

  「姐姐,我能不能射在你的鬓角上?」 

  「当然,啊……当然可以……啊,啊……」 

  尽管这并非我所料想到的,但那个要求吐沫在鬓角上的「艺术家」还是射了我一脸。 

  「啊,姐姐,我没有精液了,怎么办,我还有一大片没涂完呢!」 

  「让……啊,让……姐姐帮你吧!」我淫荡地回答着。那男孩会意了,马上把鸡巴拿到了我的嘴边!这根鸡巴比刚才那根要大得多。刚刚射完,所以很软,但龟头上还残余着一点「艺术家」乳白色的「颜料」,我腾出一只手握住那支「画笔」开始用它在我的脸颊上拍打了几下。不一会儿,鸡巴就又硬了起来,我的小艺术家,继续去完成他的作品。但当他回到我的头发附近时,其他的艺术家们早已满位,他已挤不进身了,只好回座位上打手枪……